2019年-第58季《埃塞俄比亚之旅:第一天,初识埃塞俄比亚-Ethiopia》

关于埃塞或其它更多精彩内容请移步我的摄影网wWW.50MMC.COM

自2019年9月27日出发,到今天(2019年10月8日)返回国内,十多天过去了,由于在埃塞期间,手机基本没有信号,偶尔有信号也是3G,上网速度极慢,到也好,多了不少清净,少了不少烦恼,今天利用在广州机场转机时间,抓紧整理一下埃塞行程,流水账形式,按行程报给各位。

儿时在学堂上了解到世界上有七大洲,我们生活在亚洲,那时我们的国家还很封闭,对世界缺乏了解,我们只是在地图上去识别亚洲、欧洲、非洲、南美洲、北美洲、大洋洲、南极洲,至于这些洲到底是什么样子,生活着什么人,全无任何印象,那时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我们去解放全人类,直到中国改革开放,与日本、美国建交,我们才得以机会走出国门去了解世界,记得我第一次出国是1995年因公去美国,当时的美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小到上卫生间用的卫生纸,超市的薯片,大到拉斯维加斯的不夜城,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我又一次来到拉斯维加斯,但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激动,这些年我也走过不少国家,去过发达的欧美,到过美丽的海岛马尔代夫,也去过相对贫穷的尼泊尔,但没有想到还有更加贫穷和落后的国家,在后面的帖子中我会提到原始部落,原始部落在埃塞的南方,埃塞的北方相对发到,说句玩笑话,在埃塞的北方看不到不穿衣服的人,在埃塞的南方原始部落你几乎找不到穿衣服的人,在哪里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叔叔、阿姨全部不穿上衣,坦胸露背不是什么新鲜事。

非洲一直是我的梦想,十一前看到“深圳行行摄色”在招募最后一名埃塞俄比亚摄影团成员,看看时间正好,对工作影响不大,就毅然的报名和夫人一起开启了非洲首次之旅,出发前说实话以为那里虽然落后,但估计至少也不会差到哪里吧。

2019年9月27日,青岛乘坐南航CZ3800飞抵广州,广州乘坐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7飞往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可惜的是在广州机场未能留下影像,为什么可惜那,当我找到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柜台时我惊呆了,所有通道人满为患,被告知航班爆满,全部都是非洲倒爷,每人几个大包裹,甚至包括55英寸的大彩电都在倒爷的贩运范围,人未到,就已经对埃塞俄比亚的现状有了一点点感受。

2019年9月28日清晨6:30到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下飞机取行李排队就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由于当天我们就开始往南方原始部落方向出发,因此仅仅在首都吃了一个简单的早餐,首都给我的印象是我们八十年代初的水平,不少烂尾落,街道坑坑洼洼,基本没有什么红绿灯,更谈不上什么电子眼,但你也别多想,开快车基本没戏,因为行人,小型出租(电动三轮车,和印度的差不多,印度为黄色,这里为蓝色)和牛羊都会与你同行,大街上的警察赶上重大活动都会荷枪实弹,安全基本不是什么问题。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旧称“阿比西尼亚”(Abyssinia)是一个位于非洲东北的国家,是非洲文明古国之一,具有3000年的文名历史。埃塞是非洲一个完完全全的内陆国家,比邻索马里(南方)、苏丹、伊朗等国,是一个没有过殖民历史的国家,东非大裂谷斜贯穿而过,两岸陡峭,号称《非洲屋脊》(拥有非洲最高的山峰达尚峰,海拔4620米)、埃塞虽然没有海,但淡水资源比较丰富,湖泊很多,有300多条河流发源于中部高原,故有《东非水塔》之称,这个国家也盛产美女,好多国际超模都来自埃塞。

早餐是在中国市场的一个早点铺子吃的,这个男孩见到我们这群老外很是好奇,给我们当起了模特

相机:LEICA M MONOCHROM

镜头:Apo-Summicron-M 1:2/50 ASPH.

吃完早餐我们一行八辆越野车一路向南出发,中途休息时,地上也到处是垃圾,矿泉水瓶子随处可见,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埃塞的北方,北方在埃塞是相对比较发达地区,到了南方就比就落后了,这个矿泉水瓶子都是好东西,都会被小孩子当宝贝要走的。
路边被遗弃的矿泉水瓶子
我们到的第一站就是阿瓦什湖,这里人打鱼为生。湖边鱼贩子很多,但说实话,生产效率很低,捕鱼方式原始。
湖边的打鱼人
晚餐也许就是这几条鱼,也可能是收拾好在去贩卖吧
不知道头顶上顶的什么东西
驴车是这里最主要的运输工具,没有之二
湖边的鱼鹰
湖边的孩子对外来人充满好奇,当然少不了找你要糖果或者零钱
拍照一般要给10个比尔的小费,相当人民币2.5元左右
湖边暴露屁股的小孩子
看人闹的小女孩,是我在埃塞见过最文静的小女孩了
表演欲很强的小孩子
小孩子很单纯,但你要拍照大人会找你要小费
中午在阿瓦什湖不远的一个镇子吃午饭,在埃塞不论饭单,还是住宿的酒店都有一个何咖啡的地方(非洲生产咖啡),这个地方一般都是铺上一些草,然后有人为你煮咖啡。
第一天的晚上我们住宿在紫薇湖的Haile Resort Ziway酒店,我们沿途有两个休息处都是住这个连锁酒店,这酒店的创始人Haile先生是奥运会田径冠军,多次打破世界纪录,在埃塞经营酒店、地产、银行等,在酒店晚上据说有一个婚礼,可以我们每人等到那个时间?(大半夜开始),我把相机对准这两个女孩没有遭到拒绝,而是跳起舞蹈让你拍摄
酒店外的孩子
酒店外的孩子
酒店外的孩子
酒店外的孩子
酒店外赶马车的孩子
酒店外的孩子
酒店外的孩子

下一季:一路向南,寻找原始人部落

4人评论了“2019年-第58季《埃塞俄比亚之旅:第一天,初识埃塞俄比亚-Ethiop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